• <track id="nerll"></track>

      <ol id="nerll"><blockquote id="nerll"></blockquote></ol>
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nerll"></track>
            1. 城投債發行規模突破3萬億 業界料2020年實質性違約概率低

              來源于:中國經營報 日期:2020-01-18 瀏覽:918
              剛兌信仰的打破,使城投公司經歷短暫低谷后,在2019年再度起航。根據中證鵬元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中證鵬元”)的統計,2019年城投債總發行規模突破3萬億元大關,并達到十年來新高,同時表現出較強的增長潛力。
              此前,由于“50號文”和“87號文”等文件的發布,監管層規范地方政府融資行為使城投債發行受到一定限制,發行規模和凈融資規模都大幅減少。
              “隨著非標違約事件的增多,市場普遍認為城投債風險比較嚴峻,特別是‘16呼和經開PPN001’技術性違約的發生,也加重了這種擔憂,但該事件第一時間得到了處理,所以整體來看,市場對城投債還是保持了較高的剛兌信仰。”中證鵬元研發總監李慧杰如此評價。
              對于2020年城投債市場發展,李慧杰預測,2020年城投債風險依然比較嚴峻,但是發生實質性違約的概率較低。“從之前加強監管的目的看,監管層并不是要壓制城投債的發行,而是要規范地方政府融資行為,避免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,因此標債可能發生技術性違約,但實質性違約的概率較低。”
              城投債發行創新高
              在我國進入逆周期調節階段后,促進基礎設施建設成為支持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式之一,城投公司作為地方政府開展基礎設施建設的主要抓手,在當前經濟形勢和政策環境下的重要性逐漸凸顯。
              根據中證鵬元的統計,2019年城投債全年共計發行了4098只,發行規模達到33906億元。和2017年、2018年相比,凈融資有所恢復,達到了1.2萬億元左右。
              李慧杰分析,基于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增加,2019年的去杠桿力度有所減弱,各項穩增長政策相繼出臺,城投公司融資環境得到改善。“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‘結構性去杠桿’改為‘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’,對整個債券一級市場形成利好。”
              隨著融資環境的改善,市場對低級別融資平臺的風險偏好有所提升,這使得中低級別的融資平臺發行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。
              數據顯示,2019年地市級和縣級平臺發行規模占比達到46%,較2018年的38%增加了8個百分點。同時,融資成本較2018年也有所下降,平均發行利率為5.01%,較2018年下行72BP。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自2019年2月份以來,國家發改委、財政部、滬深交易所等多個部門連續發布多項文件,對城投公司發債融資進行政策支持。
              從目前情況看,2019年城投平臺發行公司債規模的爆發,與監管支持有很大關系。
              此前“16呼和經開PPN001”發生回售款項未按時兌付事件,但最后經地方政府協調,呼和經開完成部分兌付,并對剩余部分進行展期,避免了實質性違約發生。
              對此,一位評級公司人士如此評價:事實上,呼和經開信用事件并未對城投債整體市場造成較大不良影響。主要是2017年城投信仰被打破后,市場對城投債的違約也有了一定的心理預期,個別城投債違約事件對城投債系統風險的影響也有限。
             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此前表示,債券適當違約是正?,F象,只要處理得當,中國債市未來會迎來更好發展。市場普遍認為,這是監管層對城投債的發展釋放出更多積極的信號,未來市場或將對城投違約保持更開放的態度。
              警惕非標違約
              在穩投資被放到重要位置后,地方政府對城投債穩定發展的預期提升。
              參考2019年城投債凈融資規模1.2萬億元,若國家繼續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目標,粗略計算,2020年城投債凈融資將不低于2019年的水平。
              中證鵬元高級研究員康正宇預測,2020年城投債發行規?;驅⑦_到3.7萬億元,并有較大可能向上突破,隨著發行規模的增加,城投債的到期壓力也在增大。
              “預計2020年城投債總到期規模在2.5萬億元左右,對于償債壓力較大、風險較為突出的地區,地方政府也會盡可能確保標債不違約。”康正宇告訴記者。
              根據康正宇此前的調研,非標違約主要發生在財政較弱或者債務負擔較大的地區,從地方政府對非標違約處理結果看,各地也是盡量兌付或者延期,以避免對市場造成較大影響。
              記者統計發現,城投非標融資發生違約案例中,主要是發行人出現了財務危機,導致債券違約。2018年~2019年間,共有49家城投平臺發生非標違約事件,按省份統計看,貴州省平臺有20家,遠高于其他省份。
              中國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咨詢總監常宏淵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城投違約風險是過度依賴直融市場,導致三年后集中兌付壓力增大,對于發行人來說,當前關鍵是要做好融資結構和期限的匹配,建議直融產品盡可能控制在融資總額40%以內。
              多位評級公司人士判斷,2020年總體上城投債違約概率很小,但是低信用等級城投債可能會發生技術性違約,特別是非標融資兌付壓力較大。一旦發生違約事件,監管機構可能會改變非標的監管。
              常宏淵認為,2019年城投債一二級市場整體上延續了2018年下半年以來的向好趨勢,由于信用分化和城投債短期品種占比增加,反映出投資者對城投債違約事件的容忍態度正在一點點緩慢打開,但真正接受還需時間。
              “我們了解到,目前很多城投都在積極籌備發債,主要是通過重組的方式做大某個或少數平臺公司資產規模,預計2020年平臺公司會加速向城市經營者轉型,但是輕資產型的業務結構,如何抵沖工程建設業務收入萎縮對財務指標的影響,將成為平臺公司亟待考慮的問題。”常宏淵說。
              俺去俺来也www色官网,丁香五月综合缴情综合,手机在线av看,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2019,亚洲精品高清视频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