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64sky"></tt><samp id="64sky"><menu id="64sky"></menu></samp>
<menu id="64sky"></menu>
<tr id="64sky"><acronym id="64sky"></acronym></tr>

第一屆中國PPP融資論壇:PPP的困難和解決方式

來源于:中國金融信息中心 日期:2015-12-05 瀏覽:8049

為更好地推進國內金融機構參與PPP項目,提高PPP項目的運作質量,12月4日,上海金融業聯合會聯合中國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、中國金融信息中心等單位共同舉辦第一屆中國PPP融資論壇(上海),國內外眾多PPP及金融領域領軍人物,專家學者共同參與。

PPP,即公私合作模式,是公共基礎設施中的一種項目融資模式。在該模式下,鼓勵私營企業、民營資本與政府進行合作,參與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。按照廣義概念,PPP是指政府公共部門與私營部門合作過程中,讓非公共部門所掌握的資源參與提供公共產品和服務,從而實現合作各方達到比預期單獨行動更為有利的結果。

嘉賓致辭

上海金融業聯合會副理事長、申萬宏源董事長儲曉明致辭

上海金融業聯合會副理事長、申萬宏源董事長儲曉明在致辭中介紹,PPP模式是國際公認的市場參與公共資源配置的有效途徑之一,廣義的PPP泛指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未提供服務建立的關系,公共產品與服務伙伴關系、利益共享、風險共擔是PPP的四大基本要素。PPP項目融資模式有利于轉化政府職能,減輕財政負擔,政府可以從繁重的事務中脫身出來,從過去的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的提供者變成一個監督的角色,有利于促進投資主體的多元化,利用私營部門來提供資產和服務,為政府部門提供更多的資金和技能,促進投融資體制改革,有利于提高投資效率、提高服務質量、控制風險。儲曉明認為,2015年中國的PPP市場已經進入了一個大規模實施的階段,如何積極推廣運用PPP的模式有許多需要解決的問題。比如,在我國現行法律框架制度下如何實現物有所值和契約精神。儲曉明說,“物有所值”是PPP模式的核心理念之一,“契約精神”是PPP運作成功的必要保障。

在主題演講環節中,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副主任焦小平、中國投資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聶敏、興業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顧衛平、上海國際信托總經理助理張文橋、濟邦咨詢執行董事、副總經理徐玉環圍繞PPP和中國、PPP與融資問題、商業銀行參與、信托、金融機構對接等話題進行了發言與探討。

主題演講

焦小平:PPP是公共產品體制機制的變革

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副主任焦小平演講

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副主任焦小平認為,PPP是公共產品體制機制的變革,從三個方面來理解:第一,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要發生根本性變化,要在法治的框架下實行政府和市場平等合作;第二,市場能做的要以市場為主;第三,新一輪的改革要以頂層設計為主來推動,更加強調改革的整體性、系統性和協同性。這三條改革必須要跟上行政體制的改革,如果不簡政放權,社會資本進不來。PPP是物有所值的模式,要做到法治框架下的平等合作,合理地分配風險,和收益掛鉤。

焦小平提出,PPP在準備執行到最后的績效必須全過程公開。社會資本沒有任何免費提供公共產品的義務,在公共產品、公共領域反對暴利的情況下,如何給社會資本一個明確的投資回報機制?一方面來自于市場收費,一方面來自于政府付費。如果財政管理不和PPP的結構進行銜接,投資者的利益在機制上就不能得到保證。PPP主要集中在基礎設施領域,如果市場能做的,政府依然去投,那擠出效應必然發生。所以,政府不要再去投市場能做的。此外,要發揮社會資本、技術創新、管理創新的作用,提高基礎設施從建設到運營的整體優化。

聶敏:完善PPP的看不透、看不準問題

中國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聶敏發表演講

中國投資資訊有限公司董事長聶敏介紹從去年的9月到今年的10月16月相關的部委已經出臺了41個文件,在這種背景下,我們也看到金融市場對PPP的熱情空前的高漲。但同時,在PPP融資中也所存在一些困惑,主要是有這樣幾個方面:首先是看不透。很多的金融人認為看不透,在實際操作中存在信息不透明和信息不對稱的問題。其中包括項目投資關鍵信息的獲取較難、項目披露不及時等。其次是看不準。實際操作中,會遇到合理回報、政府履約和退出難的問題。

為此,聶敏提出幾個對策。首先,完善法律法規建設。1、建議對內容披露有明確的規定,以此來約束地方政府主動披露信息,保證投資人和機構機構獲得全面的信息。2、建議建立地方政府的信用評級制度,支持相關中介機構開展地方政府的信用評級業務,為投資人和金融機構的PPP投資奠定良好的基礎。3、建議將PPP的履約情況納入現行的地方政府行政考核里,以降低社會投資的成本。同時,完善投資管退的市場。1、完善PPP的融資市場,積極吸引和整合金融資源,構建涵蓋股權投資、信貸、擔保、保險的多層次的PPP融資的市場。2、拓展社會資本的退出渠道,建議加快PPP融資的二級市場的融資的建設,形成PPP的股權、債權證券化,豐富社會資本的退出的渠道。3、調整投資的理念,建議銀行等金融機構可以結合PPP項目的特征,開發適合PPP項目的金融產品,完善和修正一些風險政策和審批標準。此外,要發揮中介機構的專業作用,提高PPP項目的融資效率。

顧衛平:PPP對于商業銀行,既是挑戰也是轉型上的推動

興業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顧衛平發表演講

興業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顧衛平表示,商業銀行參與PPP,是全生命周期的參與,從項目的采購、公司設立、到項目建設、項目移交,都可以有相應的產品對接。PPP為商業銀行提供了機遇,同時帶來挑戰,但總體上機遇大于挑戰。PPP促進了商業銀行自身的轉型,傳統的信貸、一些資本市場的工具如資產管理、理財、私人銀行客戶等都可以跟PPP對接。PPP項目促進商業銀行從傳統存貸向綜合服務的金融商轉變,對于項目的管理、評估來說也有轉變。

顧衛平認為,因為PPP項目主要是基于SPV的項目公司來融資,而且它沒有資產,主要是鑒于對項目的評估、未來的收入和未來現金流的平衡來進行資金投入安排的。所以,商業銀行從過去對資產負債表的評估(要有抵押物,還要分析三年的報表),轉向對SPV公司項目(項目本身、項目特征、收支盈虧平衡、現金流的結算)來作為評估的基點。此外,商業銀行的風險管理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因為PPP項目既存在商業風險,也有一些政策性的風險,還有輿論導向等其他不確定的風險。

張文橋:信托對PPP發揮資源整合的作用

上海國際信托總經理助理張文橋發表演講

上海國際信托總經理助理張文橋首先介紹了PPP項目的“世界特性”:運營項目一般周期特別長,金額特別大,收益的不確定性,這些主要通過法律合同風險分擔的機制來進行解決。但我國也會有些不同,包括政策環境目前還不完善完善、項目的審批流程比較復雜及不確定性、政府角色和理念的轉變及換屆后合作的持續性等。因此,一個金融機構從事PPP的門檻很高。

張文橋認為,上世紀90年代PPP曾到達一個高峰,當時的PPP跟現在的業務從出發點而言有很大的差異:90年代PPP出發點就是政府沒有錢?,F在政府有錢,并不難融資。所以現在政府推出這么多的PPP項目,張文橋認為,一方面中央政府有要求,要政府職能轉變,要引入社會資本,另一方面,對地方政府的負債結構做一個改變。然而對地方政府而言,它的訴求除了實現融資以外,還有一系列比如促進地方經濟的發展、促進地方產業結構的升級換代、促進科技創新等等。張文橋認為,信托最擅長的是金融創新,搭架構,把社會資源整合起來。首先,信托到目前為止,仍然是商業銀行和保險資金對項目進行投資的重要通道。第二,信托公司這些年的業務一直沒有離開過基礎設施。第三,信托本身具備強大的融資功能。第四,所以信托可以做到基金的功能。第五個,可能會有一些稅收的方便。

徐玉環:PPP項目不是做公益

濟邦咨詢執行董事、副總經理徐玉環發表演講

濟邦咨詢執行董事、副總經理徐玉環認為,金融機構要認識到,做PPP項目不是做公益,可以有盈利,但盈利不暴利。那為什么還要去做呢?PPP的好處就是穩定,而且合作期限非常長。通常情況下,帶融資需求的要二十年到三十年,相對運營的比較小。PPP的項目涉及到多利益相關主體。因為融資現在進一步下調了固定資本資本金的比例,所以設計項目的時候要考慮金融機構能不能接受。這也就是為什么在這一輪的PPP推進中,除了社會資本也要關注金融機構。但如何保證各方訴求的統籌平衡?我認為應該通過多輪市場測試摸到實處,保證事情一做就做成和落地。這里面,包括集團公司的財務公司、金融租賃的公司在內的金融機構。我覺得參與方,無非是兩種,一是股權社會資本直接投入進來,還有一個作為資金的投資方,發揮資金的融資和投資的功能。

圓桌論壇

論壇一:PPP項目落地難嗎?

從左至右分別為濟邦咨詢董事總經理張燎(主持人)、國開行上海分行規劃發展處處長于柢東、保監會投資監管處主任科員羅桂連、上海市發改委投資處副處長張方、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院長助理/教授陳杰、上海城建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香

濟邦資訊董事總經理張燎:

PPP落地難,已經成為當下的一個大家做PPP的痛點。為什么呢?

國開行上海分行規劃發展處處長于柢東:

覺PPP比較難落地,可能有這么幾個困難,第一,法律法規建設還不配套?,F在要做一些示范性的項目,做一些典型的案例,通過這些案例的運作來找到解決方案,這一條是法律法規還不配套。第二,風險控制和風險辨識還非常困難。第三,利益分配有困難。特別是沒有一個標準,怎么樣讓社會資本得到一個合理的回報。PPP不僅僅是一個融資問題,而是要解決一個運營效率的問題。第四,契約精神無論對政府還是社會資本來講,都是存在的。第五個,主體培育上也存在一定的困難。

保監會投資建管處主任科員羅桂連:

為什么這么難?因為PPP是一個機制,不是一個模式,只是一些理念性的東西,沒有商業模式。PPP的每一個項目,都要量身訂作。設計一個項目周期非常久,手續也繁雜,所以一定要找到合適的人與合適的機制。我個人認為PPP投資者應該是一個聯合體,PPP是資本密集型加技術和管理密集型,必須要專業機構參與,專業機構必定會找一些財務投資者合作。第一個階段建設期相對風險比較高,這時候需要高風險高收益,投資期限比較短,三到五年的,等到這個項目進入穩定運營以后,這時候就要找那些風險承受能力很低的,追求穩定回報的,還有一類可以寄希望于財富全程的民間資金。

上海市發改委投資處副處長張方:

PPP難有幾個方面:第一,政府要轉型比較難。因為以前政府是公共產品直接的供應者,現在要轉型為一個和社會資本的合作者和PPP項目的監管者,角色的變化確實是比較難的。第二難在于要風險共擔,利益共享。這個利益怎么樣劃分比較難,政府應該承擔法律政策還有最低需求的風險,特別是現在提出供給側的管理,對政府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,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,老百姓對于公共產品的期望也越來越高。第三個科學的評估,物有所值的判定也比較難。物有所值到底有哪些指標體系?國際的經驗怎么樣在我們地方落地?而且財政還要風險的管控,現在財政開始管三年的預算計劃,要管到二十年之后,對政府也是很難的挑戰。所以我覺得從三個突出的“難”來看,在PPP的過程中,還是一個積極穩妥有序推進的過程。

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院長助理、教授陳杰:

PPP落地難,第一個還是法律,事后救濟到底是用民事法還是行政法,還沒有想清楚。第二,在特許經營里頭要不要排他性競爭、要不要招拍掛?第三,主要是土地方面,土地里頭其實很多PPP土地收益,國土資源部那邊要公開招拍掛,短期之內有很大的障礙,但如果我們能夠預期,把它作為一個長期事業來看,我是比較有信心的,成熟一個做一個,不是做大躍進的話,PPP能夠在中國順利展開的。

上海城建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香:

作為長期實施基礎設施的人,我有兩點想法:第一,對于PPP項目建設管理,希望政府能夠逐步的放松,我們最近這些招標都是招施工、資本,但整個項目的建設管理,這些權限如果政府不放手的話,政府很難從公共產品的提供者轉為監督者。第二,全國在推PPP項目,現在PPP項目的社會資本主要是施工單位,這些項目的收益來自于施工利潤,而不是投資管理和建設過程中所產生的,因此目前的PPP要做到物有所值其實是很難的。

論壇二:金融機構參與PPP項目的路徑與模式探析

從左至右分別為上海城市創新經濟研究中心主任,原上海發展改革研究院金融研究所所長任新建(主持人)、交通銀行資產管理業務中心副總裁羅金輝、浦發銀行總行資產管理部副總經理楊再斌、太平洋資產管理副總經理程勁松、中海信托副總裁魏志剛、國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分析師孫金鉅

上海城市創新經濟研究中心主任,原上海發展改革研究院金融研究所所長任新建:

金融機構到底怎么參與PPP?

交通銀行資產管理業務中心副總裁羅金輝:

PPP的不確定性太大,牽涉到的利益主體太多,期限也太長,把一個不確定性的東西扔給商業機構,會讓商業機構很難接受。所以我建議分階段,特別是在它高風險的建設期,要有某種形式的擔保,投資回報也不要是微利,要能夠補充機構在這個階段承擔的風險。在后面的階段,如果有收益了,政府可以把收益做成收益債,或者政府承諾購買服務,并計入預算,我認為這紙擔保函更有力量。這樣,長期投資者,不管是理財資金還是保險資金,都可以接受更低的回報作為補償。所以我覺得可以分階段來考慮,不要一刀切,不要“說PPP就是微利,上來就是二十年”。

浦發銀行總行資產管理部副總經理楊再斌:

PPP一頭熱一頭冷,根本原因還是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的沖突,政府一方面想按照PPP的模式來干,但又不是讓商業機構和政府進行市場化的談判,而是自己制定一套模式和規則,這種規則往往和市場的行為不一定完全契合。然而但并不是說商業銀行存在這樣的矛盾,就沒有參與的機會了。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PPP有這么多的“不確定”,如果商業銀行通過業務創新的模式,解決了這些”不確定”,反而會獲得市場的先機。最終市場通過競爭,通過自己創新的結果,一定會形成中國PPP最終的模式。當鞋和腳不合適的時候,永遠是修鞋而不是砍腳。市場的創新一定會把“鞋”做修改和突破,最終的結果一定是鞋適合腳,而不能把腳砍成鞋的模樣。

太平洋資產管理副總經理程勁松:

在PPP的路徑實現過程中,保險資金是有負債成本的,不是一個免費的資金。既然有負債成本,它的投資就要負責這個負債成本。保險資本的周期比較長,如果負債期限長,又找不到長久期的資產,產品定價不能覆蓋負債成本的話,保險資金肯定不干。資本是有成本的,但合作的過程中,主體可能會忽略這部分。

中海信托副總裁魏志剛:

PPP在國外興起的時候,實際上是在工業化時代,并沒有信息化,也沒有資本過?!,F在在中國談PPP,面臨著兩個很大的不同:第一,高儲蓄率,老百姓手里有大量的錢;第二,高度信息化和互聯化的時代,要知道如何把老百姓手里的錢通過理財、信托的方式吸引過來,通過金融工具和PPP的項目對接,利用金融機構長期服務企業,對企業了解的優勢,去幫政府和這些運營建設機構對接資源。這也是我們金融機構最大最大的機會。

國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分析師孫金鉅:

我從資本市場角度來國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分析師孫金鉅:談PPP。應該說PPP模式的推廣契合了現階段政府穩增長和管制放松的要領。從2014年下半年以來,財政部在力推PPP項目。就上市公司而言,如果借助PPP模式,借助資本市場的資金優勢,一方面可以撬開更大的市場,還可以解決投資金額大,回款難的問題。整個PPP模式,從資本市場角度來看,有幾個亮點:第一個是定單,2015年和2016年是很多項目簽約落地年,所以會涉及到一大批的上市公司。第二個是政策,后續有一大波關于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政策出臺。第三個是項目,大家看到第一批和第二批的PPP項目已經出來了,第三批的PPP項目估計也會陸續出臺。

(本文經“中國金融信息中心”授權轉載。文章內容不代表公司立場,不作為投資及決策直接依據,僅供參考。)

日本高清www午色夜在线视频网站-高清无码在线观看-手机看片久久国产免费-中文字幕在线精品乱码学生